大一新生,卡埃党!
英语系的新生文手,请大家多多指教

【卡埃】十二年{2}(ABO设定)

OOC是我的,人物属于七创社

渣渣文笔

提到了其他的众多CP我就不一一打tag了

说起来想加个卡埃群什么的,不过感觉楼主一个男生去了全是妹子的地方有点不好意思啊。怎么办啊...

也不知道这个渣文笔能不能过群审啊...

总之,我们开始吧。




---


Body and soul cannot be separated for purposes of treatment, for they are one and indivisible. Sick minds must be healed as well as sick bodies. ——Dr. Jeffery Miller

【杰夫.米勒:身体和灵魂的治疗是不可分的,因为它们是一体的,心理的问题和身体问题同样需要治疗。】


---

叮叮叮——

叮叮叮——

早上七点半,两人的手机闹钟准时响起,哪怕是在双休日和节假日两人都习惯早点起床,毕竟女儿们还有半个小时就要起床了,而她们的早餐是必须的。

卡米尔工作说忙也忙但是说不忙也不算特别忙,他所在的从幼儿园到大学全包的一体化学院,主任就是那种忙起来要命,不忙的时候闲的慌的一个存在。而埃米的工作则是私人的音乐作曲家,如果有接单的话埃米就会花比较久的时间去作曲,不过由于这个职业是在家里面就可以完成的,所以埃米有大部分时间可以在家里面打点家务。

卡米尔从来都对家里面很放心。

从小到大照顾和帮姐姐艾比收拾烂摊子的事情促成了埃米做的一手完美的家务,他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从来不让卡米尔有任何的后顾之忧。更不用说他那做的一手好菜的手艺,如果过年过去一起经历过凹凸大赛的老朋友聚在一起的话基本上埃米可以把所有的饭菜包场。

当然还有给卡米尔的爱心午餐便当让卡米尔基本上就没去过学校食堂。(除非是老师们要一起谈事情他才会陪同。)

“早安,卡米尔。”

“早安,埃米。”

卡米尔在埃米脸颊上落下一个早安吻,然后揉了揉自己爱人因为睡觉而显得凌乱的散发,就披着一件外套去刷牙洗脸。而埃米则是穿着卡米尔的另一件外套,径直走向厨房。

从冰箱里面拿出四个鸡蛋,橙汁,牛奶,果酱和火腿。然后再把面包和麦片从头柜拿出来。

卡米尔喜欢吃炒蛋,卡娅喜欢蒸蛋,卡莎喜欢蛋卷而自己喜欢煎鸡蛋。换做平时,如果时间不足的话他会统一一种做法,不过今天既然放假了,那就满足满足自己的爱人和小公主们吧。

拿出平底锅和炒锅,埃米熟练的把两个蛋敲碎,一个缓缓的顺着平底锅变成一个饼状,另外一个则是在炒锅里面慢慢凝固成型。

卡米尔洗漱完毕后来到厨房,先把牛奶和橙汁放在餐桌上,然后回到厨房,在又一次亲吻埃米的脸颊后就拿出砧板,拿着菜刀把那块巨大的火腿切成一片片的形状。切好之后,他把剩余的火腿重新放回冰箱,而切好的火腿放在桌子中间,然后给四个位子上面都放了一个盘子和各自写了他们一家四口名字的马克杯。

接下来是自己的煎蛋和卡娅的蒸蛋,在给卡莎的盘子上面装上蛋卷以及给卡米尔的盘子上面装上炒蛋给卡米尔端出去后,埃米拿出了煮锅开始操作。

卡米尔在餐桌上放好了四个碗给每个碗都倒满了麦片和牛奶,然后给每个马克杯都倒满了橙汁。

将自己全熟的煎蛋和卡娅的蒸蛋仔细剥开之后,早餐就算基本完成了,埃米把两个蛋端出来一看时间,刚好八点。

“说起来草莓果酱好像不够了。”

“你吃的太多了,卡米尔。今天我回家的时候去便利超市看看吧。”

“嗯,好。”

把草莓果酱和面包放在餐桌上后,卡米尔就起身去卧室叫女儿们起床。

“早上好,爸爸。”“早安,爸爸。”

女儿们揉着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果然凌晨两个小公主的夜看流星雨还是没让她们睡太久。

“今天早上妈妈做了你们喜欢吃的。”

“真的么?!”“果酱!果酱!”

女孩子们开心的奔向餐桌,埃米帮两个女孩子拉开座位后吻了吻两个人的额头。

“今天是要去看艾比阿姨么?妈妈。”

“嗯,没错。”

“想看艾比阿姨设计的新裙子,爸爸一起来么?”

“你们爸爸今天有事,不能陪你们去了。”

“啊,怎么这样啊。”

“对啊,爸爸,为什么不来啊,卡娅好难过。”

“没事啊,下一次我再陪你们。”

“对了,卡米尔,记得待会打个电话给凯莉预约一下。”

“她现在那里那么火爆吗?”

“差不多吧,嗯...总觉得她现在是个大忙人。”

“行吧。卡娅,卡莎,记得今天乖乖听妈妈的话。”

“好!”“好!”

当卡米尔把最后一块涂满草莓果酱的面包吃完之后,愉快的家庭早餐时光就这样结束了。女孩子们都兴奋的想去找她们的艾比阿姨玩,这也很正常,因为现在的艾比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任性大小姐,而是有着法国ESMOD时装学院的高级证书的服装设计师了。每一次女孩子们去拜访或者是艾比来看望埃米,她们都能收获很多艾比亲自给她们设计的超级好看的新裙子和新衣服,而且艾比对她们也十分疼爱,所以卡娅和卡莎喜欢艾比阿姨也是很正常的。

在埃米给女儿们穿衣服的时候,卡米尔来到了阳台拿出手机给凯莉打了电话。

凯莉来到这个世界后跟卡米尔同届,成绩优秀却又生性不羁的她成为了很多老师头疼的对象,在大学的时候别人是有事情才会去考试,她是没事情就去考试,考了好几个不同的博士学位出来然后还觉得自己闲的发慌,没事情可干,在她的爱人安莉洁的建议下,才考了个心理学博士并且开了个诊所。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那边只嘟了三声就接通了,而星月魔女不屑的声音传出了话筒。

“可真是没想到啊,军师大人会来打我的电话。”

“......早上好,凯莉。”

现在的她一定穿着自己的白大褂带着轻蔑和不屑的表情,嚼着棒棒糖在她的办公室里跟我通话吧,卡米尔想道。

“还是那么冷淡啊,你跟埃米结婚那么多年就不能学着点你老婆热情一点么?”

“......”

“当然了,你也别像金那样,27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似的,也真难为格瑞了,一个家要照顾三个‘孩子’哟。不过么,想象一下你要是变得热情起来的话,估计第一个被吓死的是埃米第二个被吓死的是雷狮吧。”

“......你今天早上有预约么?”

“怎么?你要来咨询啊,稀奇了,太阳今天没从地底出来啊?你等等,我查查啊。”

听着电话那头键盘的敲击声和茶杯碰撞的声音,卡米尔知道她今天早上一定特别闲。

“本来有个要高考的孩子今天早上来的,不过他突然有了考试所以改在明天了。”

“那我十点过去。”

“我的咨询费可是很贵的哦,要知道我还要养活在交警队做大队长的小柠檬。”

“给我泡你们那里的树莓蜂蜜茶。”

“你说了算,那我等你。”

打完电话,埃米和孩子们也要出门了,看着三个包裹的像粽子一样的自己的家人,卡米尔不由自主的被逗笑了。

“打好电话了?”

埃米看着卡米尔从阳台出来,关心的问了一句。

“嗯,我十点过去。”

“那我们就先走了,晚上记得回家吃饭啊。”

“好的。”

说完,卡米尔亲吻了埃米,埃米的嘴唇依旧是卡米尔最喜欢亲吻的地方,在看着自己的爱人火烧一样的脸色后,他蹲下身子帮自己的女儿们带好了围巾。

被亲了那么多次,还是会脸红啊,太可爱了吧,埃米。

“路上小心点。”

“嗯...那你待会路上也注意啊。”

“嗯”

“爸爸再见。”“爸爸再见啊。”

“拜拜,卡娅,卡莎。”

埃米带着女儿们出了门,卡米尔回到了房间里看了看时间,然后在心里面计算起路程所要花费的时间。

十分钟后再出发吧。


---

凯莉的心理诊所位于一座高档写字楼的18楼,而凯莉也明显靠着这种市中心的位置吃了不少香。

嗯,时间刚刚好。

卡米尔到楼下的时候刚好九点五十五,在向大楼柜台处说明了自己要前往的楼层之后,他便由一位工作人员带着他从电梯直达到了18楼。而到了18层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个巨大的写着【星月魔女的安心小屋】的巨大招牌。

凯莉的诊所装修不能说很豪华,但也绝对不能说很便宜,她选择的日式和风的装修让整个楼层的布局看上去清淡儒雅,不晓得的还以为这位医生是一位优雅,高品位,懂得人生真谛的女子,而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选这个装饰只是单纯的日剧看多了,现实里她可是那种要多浪有多浪的存在。

柜台处,一位年轻的女子正在那里整理着茶具,卡米尔猜测她应该是凯莉随便从人力市场找的应届毕业生吧。

“你好,我有预定,十点,卡米尔。”

“卡米尔先生,凯莉医生已经恭候您多时了,请您直走拐弯的第一间写着‘芳兰亭’的房间就是凯莉医生的办公室。”

“谢谢。”

女子点头微笑示意后,就继续擦洗茶具,卡米尔按照她说的方向很快走到了那间“芳兰亭”,打开了门。

“进来不敲门,还真是没有绅士风度啊。”

办公转椅上,凯莉咬着棒棒糖,翘着二郎腿打量着卡米尔。卡米尔也不客气,把大衣挂到了门口的立体衣架上。

“那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这么面瘫啊,卡米尔。”

“彼此彼此,那么多年过去了,我也没见你有多大变化。”

凯莉不屑的发出了呲声,然后拿起了一直放在旁边的茶壶,给自己和卡米尔倒了两杯茶。

“这茶很甜,里面还有山楂的成分,一定能满足你的口味。”

“谢谢。”

卡米尔接过茶杯,抿了一口。是很甜,味道刚刚好。

“安莉洁怎么样?”

“还好,不过年底了,小柠檬交警队查醉驾的事情要开始忙起来了。我这边倒是清闲了不少,你呢?”

“期考上周刚结束,老师们已经放假了。”

“那雷德就可以带着他的祖玛去旅行了,听说他们一直想去波士顿,现在可以如愿以偿了,嘉德罗斯也放了吧?”

“他带的体育生要体考了,所以作为体育老师的他昨天刚刚带着三十多人去了邻市。”

“不过他这两年带的体育生都有着不错的成绩,学校也放心吧。你大哥呢?哦,对,我想起来了,安迷修他们的重案组最近没事情,所以好像上个礼拜他们就去旅行了,我记得雷狮选的地方是...莫斯科?”

“圣彼得堡。”

“反正都在俄罗斯,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去那么冷的地方。艾比从巴黎时装展回来了?”

“前天,埃米带着孩子今天去看她了。”

“嗯,这样啊。”

凯莉喝了一口茶,润润刚刚滔滔不绝现在有些干哑的嗓子。

“其他人怎么样?”

“秋姐好像和丹尼尔还在大阪旅行吧,然后格瑞和金已经买了今天晚上的机票准备随时带着他们的小崽子飞到慕尼黑,紫堂是少有的流下来的,他说年底了医院也忙,这种需要人手的时候身为主任的他当然走不开。佩利和帕洛斯...”

“他们预计下个礼拜去拉斯维加斯。”

“真是帕洛斯的风格,我还以为他会去澳门之类的地方呢。银爵我记得没错的话他应该买了去里昂的机票谈一笔生意来着的,估计他也打算在那边好好休息一下了。其他人我就不知道咯”

说完这话,凯莉无奈的摊了摊手。

“你和安莉洁没有计划?”

“等小柠檬忙完这一阵子本小姐就带她去好好玩玩,比方说伦敦之类的。倒是你呢,你准备带你可爱的小媳妇去哪呢?”

“维也纳。”

“哟,品位不错,知道埃米喜欢音乐就带他去音乐之都好好玩玩么?”

调侃了半天,也一下子就十一点了,凯莉准备切入正题。

“谈正事吧,你媳妇把你轰过来是因为什么?”

“你怎么能肯定?”

“肯定什么?肯定是埃米让你过来的,分析起来太简单了好么。现在你上心的除了你老婆就剩下卡娅,卡莎和你大哥,而你大哥又去度假了,你女儿还那么小不会让你操心到来做心理咨询,那么只剩下跟埃米有关的这个选项了好吗?”

“......”

许久的沉默,刚刚的欢乐气氛似乎在一瞬间都覆灭无遗,凯莉突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走到了卡米尔面前,直视着他。

“出了什么事情,卡米尔?”

“......凹凸大赛。”

“嗯?”

卡米尔喝了茶杯里一大口茶,说道。

“我梦见了凹凸大赛,我还梦见我把...我把...埃米杀了。”

“这...”

“这还是只是第一次和第三次的梦境...”

“我第二次的梦境,我梦到了那件事情...”

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还是没有办法忘怀么...回想起当时的场面,凯莉也是心有余悸,要知道,那可是他们所有人最不想去提起的事情,虽然说那件事情结局是好的,但终究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八年了,卡米尔。你还记得啊。”

“毕竟...我觉得我欠了他太多了...”

“你胡说什么啊,你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任何过错好不好!”

凯莉失控的大吼了出来,而当她意识到自己失态的时候,她发现她已经说出口了。

“抱歉,我失态了。”

“没事...”

有些事情,并不是能够在时间的长河中就会被忘掉,有些事情,并不是能够在快乐的表面上就能被忽视呢,哪怕受害者已经不再去在意,哪怕一切都在恢复正常,心里的歉意总是会在不经意的时候流露出来,并且越来越大。


评论(17)
热度(187)

© 时间与贪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