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新生,卡埃党!
英语系的新生文手,请大家多多指教

【卡埃警探PARO】红色大丽花(分析开始)

第二十五章

今天买了东西一天回来太累了,晚点在给之前给我回复的大家一一回复,抱歉啊。

The past cannot be cured.——Queen Elizabeth Ι

【伊莉莎白一世:遗伤难愈。】

---------------------

2017年8月4日


凹凸市假日风景小区   时间 1:40分


“这没头绪啊。”

“是啊,简直就是...”

在弄清楚了每一位死者的身份和她们的家庭,工作,人际交往方面的背景之后,在场的所有警探们就开始尝试性串联这些死者们的关系。曾经有人说过,你和一个陌生人的关系最多不会超过六个人,你通过连续不断的六个人就可以认识你想要认识的人,而现在,他们就是想把这些死者们给串联在一起,毕竟总有一个理由,一个合适且恰当的理由,告诉在场的所有人,为什么是她们被谋杀,而不是其他人被选择成为了牺牲品,一帮人首先暂时不考虑第三位死者,莎拉.贝森的人际关系图,而是暂时把她放在一旁,看看另外五位死者的背景圈子。

第一位死者菲欧娜.欧福兰克的资料在金的系统之下发现了被监视的痕迹,最让金感到奇怪的事情是,似乎监视菲欧娜.欧福兰克的一切资料的机构还不止国安局。

“正常,如果是泄露国家机密的事情的话,那么别的部门也会在国安局的建议之下出动。”

“紫堂,你是说真的啊?”

“紫堂说的没错,就目前而言,一旦发生国家机密泄露的事情的话,除了国安局以外,另外的有可能出动的还有其他十个机构。”

格瑞清了清嗓子,虽然不知道他当检察官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些消息,但是他还是一一列举出了那些会监视第一位死者的动态,并且对凹凸市警察局有威胁的存在。除了国家安全局之外,其他从事国家机密和情报收集活动的机构像国防部,地理情报局,空军情报侦察局,陆军情报侦察局,海军情报侦察局,情报安全司令部,情报调查科,缉毒局情报处,恐怖主义和金融情报办公室以及恐怖行动调查科这十个部门,这些部门通通都是收集情报的好手,也同样是培养一群特工的可怕存在。

“我们还必须算进那些为国家安全局工作的私人安保公司和承包商,他们都是一群训练有素的特工。”

“但我们也别忘了像菲欧娜.欧福兰克这样子的非政府性质且拥有权限查看国家最高机密的人物也不小于五十万这个数字。”

“你们有没有考虑过这第一个死者是被你们刚刚说的政府机关给干掉的?”

在一旁一直听着的佩利手里拿着资料,看着所有人。不过佩利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否定了,对于那些政府机关而言,他们比起雇佣那些失去理智的杀人犯,他们还不如选择训练有素的专业杀手,比如一个后脑勺贴着一个条形码的大光头之类的。当然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对于职业杀手而言,悄无声息的灭口和伪造成意外一样的死法才是上上策。而像红色大丽花案件的菲欧娜.欧福兰克的死法?绝对不是那种跟政府之间签订了契约的杀手所干出的事情。那么,在无法更深入的查阅第一位死者的人际关系之后,所有人把目光转移到了她丈夫身上。

尼克.欧福兰克

一位靠着拍卖精品酒来挣一些外快的拍卖师,比起被监视的她已故妻子的资料,他的资料相对好找的多,一个从小到大都是滑里滑头的男人,他能够当上这个职业也是靠了他父母的家族背景和财富才能够当上一个拍卖师,而跟菲欧娜的婚姻更是什么都没有描写出来,除了基本线索表明了他们结了婚,其他的基本上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不是扯到那么多,一般都是丈夫杀了妻子,因为什么家庭的压力,因为什么两个人之间其中一个有了第三方,这在谋杀案里面非常常见。”

安迷修在众人面前分析着自己的想法,金更深入一层的调查却似乎在证明安迷修的想法有道理。很快,一份600万的人身保险合同就出现在了投影屏幕上,上面详细的写着是由丈夫尼克.欧福兰克办理给妻子菲欧娜.欧福兰克的死亡保险单,一旦妻子因为意外事故或者是非正常死亡去世的话,那么丈夫就可以获得600万的巨额赔偿。

“哇,我还以为现在要想衡量不可思议的标准已经特别高了呢...”

金感叹了一声,放大这一份保险单。上个月由丈夫本人亲自到保险公司购买,且批注是一旦妻子死亡就要在一个月之内获得这笔钱。这种给妻子投巨额保险然后把她杀掉的丈夫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讲道理,你上个月刚给妻子买完了这种高额保险,这个月妻子就死于了一场连环杀人案,怎么说都不对劲吧?也因此所有人都认为现在丈夫的嫌疑很大。

“在第一位死者的死亡时间,7月28日一整天,她丈夫在干什么”

“我看看啊...她丈夫去了别的城市开拍卖会,一直到7月30日才回来。”

看着金调出来的尼克.欧福兰克和他在拍卖会上面拿着拍卖槌的照片,这个不在场证明可以说是十分牢靠的。照片上,尼克.欧福兰克是个健壮的男人,虽然他长得并不是那么好看,但是他的身材却告诉了在场的所有人他是一位健身房的常客。

“这张照片会不会是P的?”

“其实这种事情只要问一下主办方就可以知道丈夫的嫌疑,就目前而言,他是没有时间把他的妻子给劈成两半。”

雷狮无奈的示意金换到下一位死者的人际关联性分析,玛格丽特.扎博,一位凹凸市第四医院的心胸外科医生,相比第一位死者的受权限情况,第二位死者的资料就好查多了,她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凹凸本市人,从小在凹凸市长大也没有离开过这里,高中毕业后在本市医学院学了外科然后成了一名医生,她的交际圈主要集中在医院这一块,从她的朋友圈和通信薄可以看出她的好友都是在医生护士这些人物方面,而她高中同学和大学同学方面的调查结果似乎留在本市的人没有几个,大部分的人都选择了各奔东西。

“能够挖得到她爱人的情报之类的么?除了她买的安全套信息之外。”

卡米尔看着女医生的资料,他知道自己的推理是对的,但是留下来的疑问很多,为什么那个爱人不选择报警而是选择埋葬她,那个爱人究竟是什么存在?他和这个案子的关系到底有多深,这些都是卡米尔想要去探究的。金也尝试着希望能找到这位神秘情人的情报。但很可惜,电话簿内的电话号码大部分都是同事的居多,家人和一些病人的在后面,剩下的似乎就是乱七八糟的垃圾短信了。社交媒体方面也是如此,她关注的大部分东西也是跟医学杂志有关的事情,她好友列表也是跟电话簿一个德行基本上都是同事或者家人,她极少在社交媒体上面发表言论,哪怕她发条说说,下方的点赞数都不会超过10个,而那些点赞的人金也查了一道,基本上就是玛格丽特.扎博的亲戚或者亲戚家的孩子。

“哇,也太惨了吧,记得上次我发的那个丹尼尔鬼畜MMD的视频说说得了4000多个赞呢。”

“金,老丹没有开除你完全是因为他需要人帮忙控制网络和你姐姐的缘故吧...”

那是去年的事情了,金显得无聊的时候就去调取了监控摄像,然后用里面的一小点素材做了那个视频,后来?后来丹尼尔气的脸都青了,而金也被秋狠狠的骂了一顿就把那个只存活了不到24个小时就收集了4000多个赞的说说给删除了。其实,做的挺好的,大家心里想着。扯会正题,总之逛完了被害者的社交媒体一圈,就是没有发现情人的踪迹。

“会不会是办公室恋爱?像我们这种。”

“本小姐如果记得没错的话,第四医院有明文规定办公室恋爱的一旦被发现就要被开除呢。”

“我靠!开什么国际玩笑。”

“所以你得感谢我们不是医生,不然的话在场的有多少能够保得住工作的!”

凯莉吃着棒棒糖吐槽着,第四医院一直以来都是以医生的高福利待遇而闻名的,不过也正因为高福利所以他们的规矩也多,其中办公室恋情是绝对禁止的,理由是影响工作效率,不过也不是没道理,要知道,最出名的办公室恋情,还是美国前总统之一威廉.杰斐逊.克林顿和莫尼卡.莱文斯基搞出来的丑闻呢,那时候的确把白宫的工作效率给降低了。

其实大家也觉得挺郁闷的,因为现在除了这位女医生购买的安全套记录能够证明她是有情人的之外,其他方面这个情人就像是个幽灵,来无影去无踪的感觉。

“除非你们告诉我这个女医生每一次都在大半夜买那种螺纹装的杜蕾斯然后拿来在凌晨三点用那些吹气球,不然的话我绝对相信她有个情人。”

嘉德罗斯看着跳转到的安全套购买收据这一块,说着。

“她有没有可能是大半夜做那种交易的存在呢...不对,她买的尺寸都是一个尺寸,所以排除。”

“有没有可能是买安全套用来存着以防不时之需的,像我和安迷修就时常买三四盒安全套存着,而且...”

啪!

下一秒,大家就看着安迷修满脸通红的抄起茶几上的杂志朝着雷狮脑袋上打去,

“滚,别在这里说这个!”

“合着你们两个都存着啊?我和格瑞很讨厌那个,有时候选择不戴我都...”

“金!不是说这个的场合!”

“诶?我和帕洛斯都是想要做的时候再说的,因为药店就在我们家楼下所以很方便....唔唔唔。”

“蠢狗闭嘴!!!”

现在又是什么样的场面呢?雷狮和安迷修在一旁因为刚刚的事情大吵,帕洛斯艰难的爬上椅子,捂住了佩利的嘴巴,格瑞在一旁脸都快黑完的跟一脸懵懂的金解释着这些话不能在这里说。另一边呢?卡米尔在听到大哥说到这个话题的一瞬间就捂住了埃米的耳朵,凯莉也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安莉洁的耳朵,而祖玛也一样捂住嘉德罗斯的耳朵,紫堂幻默默的选择去上厕所远离这群人,艾比拿着另外一本放在安迷修桌子上的女性杂志津津有味的看着,雷德在手机里面翻找着自己下载的爱情小说开始阅读,只有银爵还在淡定的看着死者资料,并且默默的切换到了下一位死者身上。

希希莉.爱尔森,那位被变成骨架的狗仔队员。

在认识到已经是深夜,众人也只是闹了一下下便又把注意力放回到了案子上。而这位死者,才是树敌最多的存在。靠着暴露明星丑闻的事情从中赚取高额的暴利。她的社交媒体跟莎拉.贝森有些相似。没有父亲,母亲在去年过世,社交媒体上面显示她没有男友也没有什么闺蜜,但是,女明星帕特里夏.拉尔有着绝对的对于被害者的动机。

掌握了帕特里夏.拉尔那个弥天丑闻的全部证据,这是她在两人的争吵视频里面说到的。当所有人都看着这个女明星和狗仔队的争吵视频,也不得不觉得娱乐圈这个水也是深的可怕啊。

“我们的被害者在敲诈帕特里夏.拉尔,如果她想要摆脱希希莉,杀了她似乎是个一劳永逸的方法。”

“如果这个狗仔队告诉了自己的报社关于她找到的丑闻的话,杀了她没意义啊。”

“我觉得希希莉有没有告诉报社是一个值得推敲的问题,根据敲诈者的心里常态,他们不会轻易的把能够任意摆布一个人的方法分享给另外一个人,他们更喜欢掌握这种控制感,让被敲诈者任他摆布”

卡米尔解释了一下自己分析的情况,他认为,这种情况,运用在这里也是一样,希希莉应该在敲诈帕特里夏,而且根据猜测希希莉的报社应该不知道她在打什么算盘,因为她根本不会去和报社分享她找到的丑闻,她只想想通过她自己掌握的这个把柄,来不断的敲诈帕特里夏并且让她玩个够的话,那么帕特里夏也会知道希希莉是个无底洞并且也猜得到一旦希希莉敲诈达到了她想要的效果,那么根据狗仔队的所谓职业操守和她这个人本身的道德程度来看,她一定会找回报社,然后把那个丑闻给公布于众。这样她既捞够了钱又可以让一个人身败名裂开心开心,那么,帕特里夏想让她死也是理所应当的。

“她可以选择去雇一个医生之类的角色来给她当杀手,对于帕特里夏这样的女明星而言,她有这个钱去做这个事情。”

“金,你查查看帕特里夏.拉尔的资料。”

帕特里夏.拉尔,26岁,新生代的女演员之一,在电视剧里面扮演过许多类型的角色,因为长得漂亮且身材火辣让她收获了很多粉丝,有些人看电视剧甚至不是去看剧情而是去看她的,她因为最近跟几位好莱坞的大导演签约了电影而更加有名。

这样的公众人物,如果凹凸市警察局想要去询问的话,估计十有八九都会被她的律师团给挡回来,除非有充足的证据证明了她参与了这件事情,不然的话他们是没有办法动她的。

“奇怪了...”

金看着自己的系统,有些纳闷。

“怎么了,金?”

“我翻看帕特里夏.拉尔的资料,找到了她第一部电影的导演和她大学就读的艺术学校,但是我却找不到她18岁以前的记录,什么高中,初中,小学都没有,就像是她的人生从十八岁开始似的。”

一个死去的狗仔队和历史不明的女明星?这可真是好莱坞大片的节奏啊。正当大家还在因为金找不到帕特里夏.拉尔的资料而感到疑惑的时候,一旁一直在看着帕特里夏档案照片的埃米发声了。

“金,麻烦你把她的照片放大,可以么?”

“诶,嗯。”

金乖乖的照做,埃米走到投影屏幕前仔细的观察,然后叫来了一旁也在盯着帕特里夏照片的自己老姐,艾比。

“老姐,你也看出了对吧?”

“嗯...只是,我还是不太敢靠着照片肯定就是了。”

呆毛姐弟站在两侧,盯着那张女明星的照片,在思索了一整子之后,他们给出了一个推测。

“帕特里夏.拉尔这个女人的外表是一位人造美女。”

“人造美女?这张脸是整容的?”

明星整容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大部分明星为了让自己能够在荧屏上面更显得赏心悦目都会去整个容,比如说做个鼻子手术了,割个双眼皮,隆个胸都是常事。

“一般情况下的明星整容都是小规模的小型整容手术,但在这里不是,你们看看她的整个脸。”埃米指了指她的两侧脸颊说“你们可以看到,她整张脸其实都是整过容的,是一场大规模性的整容手术,我猜测她做个鼻整形术,面部移植还有两侧脸颊的填充物植入,让她的脸变宽。”

“然后还有眼睛的双眼皮手术和下巴,额头甚至是胸,别指望了,这胸一看就是隆的。”

在埃米和艾比的解释下,帕特里夏.拉尔实际上是一个从头到尾靠着整容变美的女明星?这个是不是就是那个她想隐瞒的丑闻呢?

“我觉得不像。”

银爵看着女明星的照片,说道。

“这并不仅仅只是虚荣而已,这已经超过了虚荣。这说明了三件事情,一,她并不想让任何人认出来她来,二,资料的重度缺乏却没有人找过她麻烦,三,她在八年前凭空出世并且一帆风顺。只能说明,她是一位证人保护计划的证人。”

所谓证人保护计划,就是指证人在出庭前出庭后都会受到政府所保护的计划项目,他们会要求证人改头换面,提供新的身份以保证证人的安全。

而这下子,案件变得更加复杂了。

评论(74)
热度(522)

© 时间与贪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