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新生,卡埃党!
英语系的新生文手,请大家多多指教

【卡埃】破碎的心---2(剧情向ABO)

哇,上学好辛苦啊,保持一周一更真的,好累啊!

不过,大家很期待

也很开心啊,那么,我们开始吧

--------------

What greater things is there for human souls than to feel that they are joined for life, to be with each other in silent, unspeakable memories?   —— George Eliot

【还有什么比感觉到有人在你的生命中静静地陪伴着彼此,无法言喻的回忆更能慰藉人类的灵魂?】——乔治·艾略特(英国十九世纪女作家)

-------------

凯莉第二天早上到办公室是差不多九点钟的事情,她匆匆回到酒店,甚至连自己的妆都没有卸就倒头睡觉,等第二天早上自己手机闹钟把自己叫醒也已经是七点以后的事情了。她洗了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在吩咐了手下人去拿埃米的资料后,她走进了董事长办公室。

卡米尔站在落地窗的旁边,一旁的董事长办公桌上立着一个已经空了的白兰地酒瓶,我可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和雷狮把他从酒吧里面拖出来的那一刻就应该知道这种事情还会发生。她看着卡米尔的样子,就知道这个男人站了一个晚上。她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把酒瓶拿走,让清洁工阿姨进来把破碎的玻璃杯碎片扫掉,也顺便把那些昨天晚上卡米尔看完的员工经济报告给拿出这个办公室。

“资料收集的怎么样了?”

卡米尔站在窗旁,头也不回的问凯莉。

“手下的人去查了,可能要一天时间吧”

“哦,对了,凯莉,你跟安莉洁老师是老朋友,对吧?”

一直站在另一头的卡米尔发出了低沉且严肃的声音,凯莉给了肯定的答案,看着卡米尔那因为熬夜导致通红的双眼和认真的神情,她一时间想不通这位一向以冷静著称的总裁大人现在到底在想什么,只看到卡米尔缓缓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到转椅上,说。

“你让人去找市里面最大最好的医院,聘请他们给蒲公英小学的所有学生做体检,然后跟安莉洁老师说一声,说雷王星集团将以慈善为目的免费给他们那里所有的学生做一次身体检查。记住,第一不能暴露是雷王星集团资助的这次活动,二是一定要有抽血体检,抽到血了之后,让他们把埃瑞克和埃米莉两个孩子的血样送到亲子鉴定中心,我会在那里等着的。钱不是问题,但要给我迅速。”

凯莉点了点头,知道这是一个比较好的办法,在离开了办公室,通知手下的人第一时间查完所有关于埃米的资料就必须全部交给她之后,凯莉安排了一路人们去找这座城市最大的医院,另一方面自己拨打了安莉洁的电话并且在脑海中不断思索着自己的说辞。

-------------

“体检么?”

埃米把新做出来的青咖喱鸡肉和三碗白米饭放在了桌子上,看着漫不经心在沙发上打着手机游戏的儿子和正在看着电视里面古装剧的女儿。在喊他们来吃晚饭之后,埃米便从厨房里端出了第二道菜炸土豆饼和一份作为饭后甜点的香草冰淇淋。

两个孩子都乖乖坐到了餐桌上,他们一边吃饭一边聊着天,聊着聊着,就提到了学校下午发通知说要进行体检的事情。埃米听到之后,也只是感叹了一下现在小孩子所受到的重视和待遇是越来越好了呢。

“可是Papa,听老师说,这次要抽血呢。”

“啊,我最讨厌打针了,我能不能不去啊,Papa。”

看着埃瑞克那苦瓜脸的表情,埃米也只是拍了拍他的脑袋,安抚了自己的儿子。

“也就是痛一下下啦,别怕,男子汉,要勇敢埃瑞克,你妹妹都没说什么呢。”

“我真的不喜欢...”

埃瑞克吃着饭,嘴里面还在抱怨着关于为什么体检要抽血这个可怕的操作。

“要交多少钱给学校呢?”

“啊,Papa你在说什么?”

看着女儿一脸懵逼的表情,埃米有些疑惑。

“诶?这种大规模的体检不都是要交钱的么?”

“没有哦,这一次体检听说是一家医院的慈善活动呢。”

“嗯嗯嗯,老师还说让我们记得感谢那家医院的这份爱心呢。”

“诶,现在小孩子的待遇还真的比以前好了很多啊。”

接下来的时间,便是一家三口愉快的吃饭时间的尾声,在吃完了正餐和点心之后,两个孩子就要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写作业了。埃米跟两个孩子打了招呼,便开始刷盘洗碗,一个个盘子被擦得可以说是光彩照人,一个个碗的污渍也被洗的干干净净,他把没有吃完的咖哩鸡肉放到冰箱里,准备明天拿去作为午餐便当。

“说起来,明天还得去一趟银行还一下房贷呢。”

埃米看着自己手机里面的账本,祈祷着,希望着这个月家里面的经济情况不是赤字。虽然他姐姐艾比,安迷修和紫堂幻都跟他讲过如果他经济上面有什么困难的话,他们不介意借点钱给他作为暂时的缓冲的,但是埃米觉得这样子很麻烦别人也一直没有这么做过。

你就是在钱的方面太保守了,衰仔。想起了自己姐姐说自己在持家方面太过于倔强的话,他也只能无奈的同意他老姐说的是真的。

-------------

亲子鉴定中心时常因为许多事情要排很久的队,对于这个地方来说,每天看着吵架的妻子和丈夫带着哭着的孩子和一些警官们带着一些天灾人祸的遇难者残害和伤心落泪的家人们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莱娜是这家亲自鉴定中心的负责人,她也经手过许许多多的这方面的事情。

一些丈夫怀疑自己的妻子背着自己出轨然后生下来的小孩不是自己的,一些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拐卖走的孩子现在长大成人跟苦苦寻找了十多年的父母重新相认,一些遗骸和面目全非的尸体的亲属鉴定,这些在这里都是常事,但是今天不太一样。

从早上十点他们上班以来,就一直有一位穿着西装,带着红色围巾的帅气男子在等候室里面等着,他身旁还跟着同样穿着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的一看就是保镖的粗壮大汉,看着那个男子手腕的名贵手表和这种一看就是成功人士的气场,莱娜猜想是不是这样一位老总级别的角色怀疑爱人出轨然后就过来做亲子鉴定了。要知道,大宅门里是非多,这种豪门之间的妻子丈夫出轨也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正当莱娜还在猜测是什么原因的时候,那位男士叫一位保镖去了前台,然后要了加急亲子鉴定。

一般的加急亲自鉴定大概只需要三个小时就可以出来,而在今天没有什么人的情况下出来的时间会更显稳定,莱娜这么想着就被另外一位保镖给叫到等候室。

“莱娜医生你好,我叫卡米尔。”

“您好。”

这位帅气的男士站起来跟自己握了握手,卡米尔也不拐弯抹角,说了是自己想要做一份亲子鉴定。

“那请问,您要做亲子鉴定的另一方在哪?”

莱娜环顾这间等候室四周,并没有看到任何哭闹的孩子也没有看到卡米尔抱着一个骨灰盒之类的,但是卡米尔也只是淡淡的回答亲自鉴定所需要的样本一会就到,便在莱娜的指示下跟着随同的护士去抽血去了。很快,大约在十二点多的时候,两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带着一个便携式生物冷藏柜走进了亲子鉴定中心。他们直接来到了实验室,并且当着莱娜的面打开了冷藏柜,冷藏柜里面有两支血液储存管,而规格上明显是体检使用的规格,在血液管的标签上面分别都写着血液主人的名字。

埃瑞克,埃米莉。

卡米尔第一次觉得医院的效率那么高,那群医生通过自己的关系表在雷王星集团付了一大笔作为医院建设费的资金之后,他们自然是立刻就帮他办事情。不得不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是没有错的。在得到了学校的体检在十一点多钟结束,并且确保了已经有了埃瑞克和埃米莉的血液样本后,他才放心。

虽然从长相上来看,他也知道那两个孩子是自己的孩子,但是他还是为了保险起见来做了亲子鉴定,他知道自己和埃米终有会去见面的日子,而他已经做好了被埃米打死的准备。要知道,当年的那个渣男可是他,而自己做亲子鉴定还有另外一些目的。因为根据亲子鉴定的结果,在律师那边,他可以很顺利的把埃米,埃瑞克和埃米莉列为自己的第一继承人,虽然他现在才31岁,但是他已经早早的就写好了遗嘱,不为什么,真的只是单纯的做一个保险而已。

卡米尔坐在等候室里,静静的等着结果的出来,他没有玩手机也没有看等候室里面的杂志,而是就坐在那里,百味杂陈的想着自己和埃米的那些日子...

那段甜蜜和幸福的开始和那段苦涩且痛苦的终结。

三个小时后,结果出来了,不出什么意外,匹配率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他们是卡米尔的骨肉。

知道是另一回事,得到结果又是另外一回事。卡米尔看着手里的报告,从心底深深的感觉到了愧疚和无力,身为家族里面头脑最聪明的人他却在这个时候大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埃米,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埃瑞克和埃米莉这两个自己的孩子。

是我让他苦苦一个人带了十年的孩子,也是我当时狠心的离开了他...

莱娜目送着卡米尔和他的保镖离开了亲子鉴定中心,后来,在问到她这件事情的时候,她只是淡淡的回答说。

“那是我见过的,最伤心的背影。”

-------------

卡米尔推掉了所有的飞机和接下来的行程,取消了所有需要亲自参与的董事会和那些重大的生意合作茶会。这搞得那些跟了卡米尔七八年的老员工都很奇怪,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个天天加班加到一二点,放假都会亲自回公司上班,上班时间和出席会议时间掐的分秒不差的董事长先生居然开始了莫名其妙的旷工?员工们一脸茫然的看着董事长不按照行程继续逗留在这个城市,在总部的董事会股东蒙着圈子被告知董事长取消了开会到现在都没回总部,就连那些个可以给公司挣大钱的沙特石油王子在听到卡米尔取消了跟他们的合作茶会之后直接当场撕破脸皮取消了一切合作。总之这一切都很莫名其妙,仿佛现在在做这一切的人不是那个冷静聪明的卡米尔董事长,而是另外一个别的什么人。凯莉深知卡米尔这么做的缘由,但是她也懒得去跟员工解释,解释什么?跟他们说你们董事长苦苦寻找了十年的大学恋人终于找到了?然后他那恋人还给董事长生了一儿一女,并且现在就生活在这个城市?算了吧,把这个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说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们这边在拍年度狗血大剧,而且现在这个家庭伦理苦情剧就差没有开头和BGM了好么?!当然,虽然本着星月魔女想要八卦一点的精神她很想把这个事情分享给安莉洁听听,但是凯莉是坚决不会把这个事情告诉任何人的。你去大街上说你们一个大集团的董事长十几年前还干出了这种事情,先不提卡米尔的个人声誉,整个雷王星集团的声誉甚至到他大哥雷狮的集团都有可能收到牵连,凯莉甚至都可以想到这件事情说出去之后的报纸头条标题是什么,《震惊!雷王星集团董事长居然是现代版“陈世美”!》《抛妻弃子十余年的险恶富豪的真面目!》《男默女泪的惊天真相,雷王星董事长竟然是那样的人。》记者们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存在,而且如果这件事情真的传出去,公关部要忙死人是一回事,股票,合作项目和投资方的支持通通都会打水漂就是另外一回的大事。所以无论如何,这些事情也只能不超过五个人知道。

当凯莉拿到自己部下们收集到关于埃米的全部资料,放到卡米尔办公桌上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八点的事情了。下午从亲子鉴定中心回来之后,卡米尔就一直坐在老板椅上,拿着一张照片看了一个下午,相片已经有些泛黄,它被卡米尔一直放在董事长办公桌嘴里面的抽屉里,很久没有拿出来,直到今天。那张照片是他为数不多拍摄的照片,是两个男孩子的合影,一个有着大大呆毛的男生依偎在另外一个短发的男生怀里,拍摄的时间,还是他们大一出去玩耍的时候,他们两人给相机定了时拍下来的画面。

“这是我和手下能找到的埃米和那两个孩子这几年来的全部书面资料了。”

凯莉把厚厚的文件夹放到了卡米尔的办公桌上才打断了这个一直在看相片的动作

“...凯莉。”

“嗯?”

“你不觉得很奇怪么?雷王星集团甚至是我以前的家族企业,不说别的,信息网络那么发达的时代,为什么找了十年还是在这种情况下找到的呢。”

凯莉听出了卡米尔话里有话,但是暂时还不点破。

“你的意思是说?”

“有人把埃米的信息藏了起来,至少是把埃米的信息藏给了雷王星集团,不过他应该没想到我们会以埃瑞克和埃米莉作为切入点找到了埃米吧。”

“我会去查的。”

随后,凯莉开始告诉一些她和她的手下们查到的情况。埃米是在十年前坐火车来到这座城市的,从资料上来看他是过来投靠她那位在做生意的姐姐,一位名叫艾比的女子。一年后,根据资料显示埃米在这个城市的一家专门给Omega的医院生下了埃瑞克和埃米莉,本来儿童福利机构认定埃米在那个时候是没有能力照顾这两个孩子想要剥夺他的抚养权,但是埃米却奇迹般的在那场跟儿童福利机构的官司中获得了胜诉要到了抚养权并且在不久之后找到了工作。虽然埃米是一位未婚Omega并且带着两个孩子,不过这么多年来也一直有不少的Alpha和Beta想试图去跟他建立关系但都被他给拒绝了。经济上,埃米的债务方面一直都不太好看,埃米住的房子的房贷,银行的贷款,买车的车贷,两个孩子的学费和一些其他的生活费用都只能靠埃米那在商业街的一家咖啡店里当副店长那微薄薪水进行支撑,可是埃米却在那条商业街上十分出名,他做的各种各样的点心都被人赞不绝口,上过美食杂志也受到过专业美食家的点评。脑海里,又闪过了埃米在厨房里精心装饰着蛋糕的背影。

“他欠了银行和别的地方多少钱?”

“根据数据和账本大概是...”

“我不是让你说数字,我是说让你去银行,用随便什么人的名义,去把埃米欠的钱通通还了,顺便把除了埃米那家咖啡店以外的,他那一整条街的地皮都给我买了。”

“行,我知道了。”

您老人家搞这一出虽然我们钱是付得起,可是我们要怎么跟董事会那帮人交代这么一大笔钱去哪里了才是我们要担心的吧。想到下个月的财务报表还得把这个事情写上去凯莉就觉得头疼,不过好在卡米尔看到了凯莉为难的表情,在答应由自己去跟董事会解释关于资金的去向之后,就让凯莉先去银行做他交代做的事情,自己独自翻查起埃米一家的资料。

埃瑞克和埃米莉,自己从来不知道存在的两个孩子。当他看到埃瑞克的小脸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就想到了自己小时候的模样,基因这个东西是真的挺可怕的,除了相貌可能智力都会继承,不过唯一不同的是,自己小时候属于那种比较冷漠的孩子,而埃瑞克明显不一样,从那些手下们拿到的埃瑞克在学校的照片,可以证明他是一个爱笑,开心的孩子。这些都是埃米教育的好的原因吧...埃瑞克的资料上很多都是获得不少青少年比赛的金奖和一些智力竞赛第一名的荣誉,跟小时候奖状和奖杯堆满了整个房间的卡米尔有过之而无不及,目前埃瑞克因为优秀的通过了小升初的考试已经被一家本市的重点初中提前录取,在过二年就可以去那里读书了,看到那所学校那高额的入学费,卡米尔决定明天去那边把埃瑞克以后的学费都一次性付清。埃米莉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小姑娘,比哥哥在学习上面虽然差了一点,可是却在艺术方面的天赋不错,她是学校合唱团的主唱,也是很多青少年艺术比赛的优胜者。女孩子性格活泼开朗,并且很关心她的哥哥和Papa,可以说,在这种成长环境下,这个小女孩在家务方面的自主性大部分都是来自于埃米的,也许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是对的,手里拿着两个孩子的照片,卡米尔陷入了沉思。他很想去跟埃米见面,去和两个孩子相认。可是自己又该怎么去解释自己的来历呢?自己又应该怎么样去获得埃米的原谅呢?这两兄妹是极其聪明的孩子,他们也肯定好奇自己的爸爸是谁,这下子...太头疼了。

卡米尔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

评论(20)
热度(233)

© 时间与贪婪 | Powered by LOFTER